琼斯要在客厅里挂一幅画,就请朋友来帮忙。画已经在墙上摆好,正准备钉钉子,朋友却说:“这样不好,最好先盯上两块木板,把画挂在木板上面。”

琼斯遵从他的意见,让他帮着去找一块木板。木块很快找来了,正要钉上去,他说:“等一等木板有点大,最好能锯掉一点。”

于是他们便四处找锯子。找来橘子,还没的据两下,他说:“不行,这据子太炖了,得挫一挫。”

他家有一把锉刀,锉刀拿来后,他又发现锉刀没有把柄。为了给锉刀安把柄,他又去一个灌木丛里寻找小树。要砍下小树时,他发现琼斯那把生满铁秀的斧头实在不能用。他又找来磨刀石,可为了固定住磨刀石,必修制作一个固定木架。为此,他又去找一位木匠,说木匠家的现成的。这一走,就再也没见到他回来。

当然,那幅画,琼斯还是一边一个钉子把它钉在了墙上。下午再见到他时候。是在街上,他正在帮木匠从商店里往外拖一台笨重的电锯__为了做磨刀的石架,他们得将一颗大树锯开…

编后语:有好多的人,他们认为要做这一件事,必须得去做前一件事,要做一件事,又得去做更前面的一件事。他们逆流而上,录跟究底,直到把原始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。这种人看似忙忙碌碌,一副辛苦的样子,其实,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