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早晨,当泰姆菠垃计划骑马出行的时候,雇工马赫告诉她这样一个消息:“它太倔了,泰姆波拉夫人。我曾经花了一个小时去费劲地抓那匹撒野的马,可还是没有成功。”

正在这个时候,泰姆波拉夫人12岁的小女儿出来了。她名詹妮。小詹妮活泼可爱、长着棕色头发、连眼睛也是棕色的。听到母亲和雇工的谈话,詹妮说:“妈妈你就放心吧,我可以让那匹马听你的话。”

但是,那个雇工用了那么长时间还没有把马驯服,他们甚至声称那匹马跟本就无法驯服。泰姆波拉夫人疑惑地看着詹妮,担心她会做什么傻事。

詹妮微笑说:“吗赫肯定是不能驯服它的,但是我能。”

“我的孩子,你可要小心些,他们说那匹马发起怒来就像一头野兽。不要在它身上花太多的时间,否则就耽误你去学校上课了。”泰姆波拉夫人警告詹妮。“

不会的,妈妈,我会让它像一个听话的小狗一样自己到我身边来的。”詹妮一边快乐地说着,一边戴上她的大草帽,然后就独自去放马场了。

一匹小马听到詹妮衣裙的沙沙声,便竖起了耳朵,用鼻子嗅了嗅,那甜甜的味道正是小女孩儿身上的味道。它挺直了头,准备迎接小姑娘的到来。

 “哌林!哦,哌林!”詹妮一边摸着小马的头,一边大声朝远处呼叫着她要找的那匹马的名字。这匹漂亮的马听到她的呼唤,立刻就把头转了过来。当它看到小詹妮的时候,快步跑到篱笆边,低下头亲热地蹭着小女孩的肩。

哪位雇工对它那么粗暴,它才不会听那个人的话呢!它能明白,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曾经用她那柔软的小手抚模过它,现在它要用爱来回赠这个小女孩。

哌林跟着詹妮来到泰姆波拉夫人眼前,它抓着头乖乖地等待着夫人下边出发的命令。

编后语:人对动物的认识,并不一定比动物对人的认识更多。动物知道谁爱它,谁不爱它。而很多人却不知道动物的这种心事。不要以为人类比动物聪明,这种狭隘的观念,让我们变得比一些动物更残忍,比一些动物更愚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