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德刚刚升入中学时,正是把友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年纪。可偏偏他长得太引人注目了:他的个字太高了,要比身边所有的同龄人都高的多。身高常常让他倍感孤独,毕竟,有谁愿意一直仰着头和朋友说话呢?

为了不让同学们过于注意他的身高,甚至为了不让有些人取笑他是“傻大个儿”,米德加入了罗克斯的小帮派,他们目标与乐趣,就是尽可能地给队伍以外的所有人都安上搞笑的绰号。

为了能在队伍中显得“出色”,米德甚至给别人起过一些侮辱性的绰号。起初,那些同学仰起脸来狠狠地瞪他,他们的目光就像鞭子一样抽在他的心上。但在死党们的吹捧赞扬下,他渐渐麻木,甚至洋洋得意起来,直到有一天他侮辱了班杰明。

这个小个子男生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冷笑着从他身边走去。米德听见班杰明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因为鄙视你,所以我懒得太头。”米德恼羞成怒地想刚转身咒骂他,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父亲,他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。

父亲对米德的管教一直非常严格,从小就教育他,要像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与伙伴们真诚友善地相处。 米德以为父亲会狠狠地教训他,然而,父亲却只是走到他面前,十分严肃地对他说了两句话,说完便拍拍他的肩膀走了。

 米德一直呆呆地站在原地,好久才发现自己哭了。

第二天,米德非常坚决的退出罗克斯帮派,他不在乎那些不解与嘲弄,他真诚地向自己过去伤害每一个人道歉,包括父亲。米德申请加入了校篮球队,一年后,当上了队长。

光阴荏苒,很多年过去了,米德一直都是非常高的个子。从当初那个青涩的男孩到现在略显啤酒肚的大叔,他永远要比同龄人出许多。但个子不是问题,米德的朋友们很喜欢和他在一起,他们常常仰起脸来对他露出会心的微笑也很高,当这个小家伙开始为自己的高个子烦恼时,米德就会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两句话,也就是父亲当年对他说的那两句话:“你只有尊重人,才会得到别人尊重。既然大家都要仰起头和你说话,请你给他们一个仰视你的理由。

编后语:有的人很高,别人不得不把头仰起来和他说话:有的人很矮,但别人会把心仰起来和他说话。如果要人仰视,一定要让他们仰视心悦诚服。